FORGOT YOUR DETAILS?

联赛逸闻

来自全美14个州的44只队伍报名参与本次的拖拉机联赛,牌友地跨美国东西海岸。

联赛尚未开始,各地的牌友已经开始了紧锣密鼓的“季前赛”:

“各位朋友,为迎接马拉松联赛,我今天回归三副牌拖拉机。有道是‘临阵磨枪,不快也光’,有想开三副拖拉机的朋友们,饭后约一局” — 来自一位牌友的召集令

联赛战罢两轮,牌友们兴致高涨:

“打了两天比赛,大家都很开心...特别是发现赛桌的功能越发方便和精确了!真得感谢牌桌的设计师和建筑师们,手艺高超,行动敏捷。对你们的劳苦功高真诚地赞美 👍 👍” — 来自一位牌友的反馈

“比赛组织非常好,谢谢你和你的团队!辛苦了☕ 🌹” — 来自一位牌友的反馈

“连续两场比赛,网络畅通无阻,让我们再次享受到云间的乐趣!开发团队,你们是最棒的!👍 🌹 🎉 💯” — 来自一位牌友的反馈

笑约牌馆,乐在云间

by 泽丹

庚子,突变。

2020年,一个注定会被记入史册的年份。这一年突如其来的风云变幻,似乎,影响了每一个人的生活坐标。是的。不论是物理坐标,抑或为心灵坐标。工作地点的物理转移,学习场所的物理转移,当然,还有娱乐场所的物理转移。这一年,云聚,似乎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知。这一年,云聚,似乎已然被越来越多的人所参与。

出行,结缘。

2019年11月,一场偶然的华盛顿之行,一次偶然的暖房聚会,让我有幸参与了一款新游戏,六人拖拉机。同时,也有缘结识到了一众情智双高的拖拉机牌友。那一晚的相遇,那一晚的相聚,在带着意犹未尽的愉悦与兴致打完了一局牌之后,已然,为这种激情跌宕的牌类游戏所倾倒,已然被这种详尽合理的牌类比赛所折服。

云聚之喜,风陵闲趣。

2020年5月,在被疫情幽禁与困扰了几十日,在被幽禁与困扰折磨得几乎抑郁的抓狂的边缘,源于一份未了的情结,我加入到了云间牌馆,成为了风陵闲趣亭的一员。云间牌馆,由几位华盛顿特区的拖拉机牌友爱好者所创。这里,不仅是一个打牌的舞台,更是一个可以借牌排忧的平台。这里,不仅是一个与故友重聚的乐园,更是一个与新友结交的花园。这里,不仅集结了开发者们的睿智与奇思,更展示了他们的热情与周到。

笑看风雨,乐在云间。

2020年9月,一年一度的拖拉机联赛已然开启,且此时此刻,激战正酣。此次联赛,可谓,激情卓越,盛况空前。在这样一个异常的年份,这一次的联赛注定将是一场跌宕起伏且不同寻常的角逐。有44支来自五湖四海的拖拉机高手们将在四个月之内逐鹿赛场,力争问鼎中原。这些优秀的牌友们,他们,已然较量在云间,角逐在云间。他们,必定激情在云间,酣畅在云间。当然,他们亦会,笑看风雨,乐在云间。

牌如人生

by Iris

年少时,
打牌打的是热闹。
长大后,
打牌打的是激情。
再后来,
打牌打的是故事。

而现在,
云间打牌,
好像打的是
自己的人生:

人生未到不惑年,
而立已是不惑心。
初尝不知牌中意,
再品已是牌中人。

汪司令的“滑铁卢”

张北 Weimin

 

作战室里静悄悄的,俊秀的侍从小妹递上了一杯咖啡,汪司令一边品着, 一边看着作战地图。百万大军都已到位,司令习惯地“嗯”了一声。这是他本 人的一个非常自信的表示。每当战事胜利在握的时候,司令常会情不自禁的 “嗯”一声。这一次,有主力铁甲联队:AA KK JJ 99 44 还有军界闻名的 “大 王” 和 “小王”。在汪兵团的右翼,有赫赫有名的胡汉兵团,左翼有菊三香率 领的南方军团。 司令内心充满了胜利的喜悦。 望着对面老对手笑元帅的防 区,心想:“这回一定让你笑不出来”。

战事一触即发。 笑元帅开局小胜, 当打出一队片子军时,汪司令乐 了,此时,司令手中的王牌部队均已就位,只待军令。他并不在意暂时的小小 失利,随手甩出了一支花牌军。

汪司令的同盟军长官胡司令,看到了战事的微小变化,但是,他不清 楚汪司令的实力,不愿轻举妄动。

事实上, 此次战役交战双方的实力相差很大。 笑元帅很清楚自己的战力太 弱,在打了两个小胜仗之后,就把最后取胜的希望寄托在了同盟军“昆仑李 老”和北方军统帅“梅侠姑”身上。他改变了战术,向胡兵团方向调出了一支主力 部队。

面对这一转换,胡司令陷入了思考:整体战场情况不明,现在要不要 豁出老本去拼?... ... 不行。先稳住,要确保整个战役的最后胜利。

俗话说“机不可失”,就在胡司令放弃博命的那一刻,战局突变,李老的 红军联队AA KK 穿插突击取胜。随后,前军探报:对方无三联部队阻挡。 李老果断派出了红 22 33 1010 12 师团,向汪胡兵团,发起了攻击。

战局的巨大变化,一时间惊到了汪司令的同盟军胡司令和南方军的统 帅菊三香。

最先受到冲击的,是距离昆仑李老最近的南方军。此时菊三香并不知 道汪司令的实力。在得知李老红联军团的布局和投入的总兵力时,她轻轻的 皱了一下眉,很清楚,单凭自己的军力肯定阻挡不住对方的进攻。她急步走 到作战地图前,撩起了面纱,专注地查看起来。就在菊帅脸前淡青色的丝纱 轻轻飘起的那一刻,作战室里突然亮了。没有人做了什么,那只是一种感觉, 是众将官的视觉受到了冲击后的感觉,太美了!

人们都说菊三香美若天仙,但是很少有人看到。平日里,她总是青纱 遮面,就是手下将领也难见到她的真容。

地图上,标注着南方军驻防的位置:横山。

这是一座秃山,光秃秃的,植被很少,怪石林立,山下是平原。菊元帅 为什么要选择这里呢?原来南方军携有一种特殊的武器,它能喷射出有毒的 液体。这种毒原本是菊三香的大师姐峨嵋师太送给她的,一种用草药配制的 剧毒粉末。菊元帅潜心研制了数年,发明出了一种毒液,人的皮肤如果触碰

到了这种液体,就会出现全身肿胀昏厥的现象,数小时后才能醒来。茂密的 丛林极不利于这种武器的发挥。

“报!红联军在距我军50公里处转向汪兵团”。对于前军的探报,菊元帅 没有任何的反应,参谋长急吼:“再探!”

菊帅心想:昆仑李老不愿入我这荒蛮之地,也算明智。不过,我也不 能坐视不管。她思考了一下,转过身来,对参谋长说:“把片军团派出去,攻 击他的右翼。”

“是!” 命令立刻传了下去。

南方军的片军很弱,花军相对较强。虽说毒液武器威力巨大,但是,面 前的红联军团太强了,站在横山上远望,红联军团的方队一眼都看不到头。

菊三香此时考虑的是:先保住自己战斗力较强的部队,花军团。

昆仑李老红联集团军的突然出现,汪司令还是有些出乎意外的,他没 有想到李老有这么强大的兵力。不过他也很兴奋,从目前的兵力部署上看, 他的军力远胜对方。汪司令不愧是身经百战的老帅,当机立断,派出了主力 铁甲联军 AA KK 44 5 军团,向李老的红军联队发起了反攻。顷刻间,战场 上硝烟弥漫,密集的枪炮声湮没了残酷厮杀的士兵的喊叫声,大地在颤动, 天空被浓浓的烟雾所遮蔽。李老派出的庞大集团军,顽强抵抗,死伤惨重, 最终,在强大的铁甲联军的围攻下,全军覆没。

随着枪炮声的稀落,战场上渐渐安静了下来。

面对这场惊魂动魄的大战,昆仑李老并无祛意,反而觉得这一牺牲为 同盟军赢得了战争空间。汪司令自然是胸有成竹,势在必得。最感震惊的是 胡司令,他有两个没料到:1. 没料到李老有如此强大的军力;2. 没料到汪司 令实力超强。胡军团仓促应战,派出了片军参战,留下花军固守。

笑元帅目睹了昆仑李老红联军团的惨败,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他的 心情由最初的喜悦变成了愤怒和痛苦。战斗之惨烈超出想象,作战室里的空 气似乎凝固了。郁闷、压抑、让笑元帅喘不上气来, 他的痛苦达到了极点。 渐渐的脑海里士兵搏命厮杀的画面消失了,他像掉进了一条咆哮的河流,浑 浊的河水裹着一团团鲜血拍打着岸边,乌云遮住了太阳,大地一片昏暗,他 挣扎着爬上了岸,步履蹒跚,拖着疲惫的身躯,双眼望着前方,他在昏暗中 四处寻找,寻找山和树的影子,大的,小的,黑色的影子。那些影子消失了, 都不见了 ...。

长时间的沉默。作战室里静静的,众将都不敢打扰他。笑元帅慢慢地 醒了,他直起身望向众人。副官递过战报,他拿起来看了一下,没有什么好 消息。突然间,他站了起来,有两份情报引起了他的注意:“胡兵团片军四个 师团参战,花军固守。”;“菊兵团片军两个师团参战,花军固守。” 他轻声自 语:“花军团”,笑元帅有些莫明其妙的激动。

昆仑李老也得到了和笑元帅一样的情报。红联军的失败,对李老的打 击巨大,主力尽失,能否全身而退,已经没有讨论的意义了,支撑他坚持 下去的,是对友军的承诺,和不屈的意志。战场上传来的这份情报,像是

给他注入了强大的精神动力,他有些兴奋,一个大胆的计划随之而生。 他叫来了参谋长,谈了具体的作战布署。参谋长瞪大了眼睛:“老帅,

咱可就这点家底啦,能行吗?” 李老双目直视着对方,深沉地说到:“为了他 们,一定要这样做。”

昆仑李老的花军团迅速集结,向笑元帅方向运动。

汪、胡、菊兵团都注意到了战场上发生的这一变化。他们几乎在同一 时间,做出了相同的决定:派花军团出击。意图很明显:全歼昆仑花军团。

笑元帅接到了李老花军全体出动的战报。他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高 兴的挥动着拳头:“好!太好了”。他苦苦找寻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机会。他的 主力军团要消灭三支聚在一起的花军还是有把握的。

第二次战役拉开了序幕。笑元帅全军主力出动,一举消灭了敌方的花 军,撕开了汪胡兵团的主要防御战线。

消息传来,如同一盆凉水浇到了汪司令的头上。这个结果与当初的预 判乃天壤之别!怎么办?汪司令焦虑的在作战室里度着方步。取胜的机会还 是有的,JJ 军团可以派上用场。想当初, 胡司令拉起队伍时,还是有实力 的,只要他能配合,这场战争就赢定了。好!“传我命令,JJ 军团出发,向 胡兵团靠拢”。

汪司令万万没有想到,正是他的这个决定,将整个大军推向了死亡的 深渊。

就在汪李大军鏖战之时,北方军统帅梅侠姑一直在观注着战局的发 展。北方军素以果敢顽强享誉军界,这次面对超强的汪军团,梅大侠有些兴 奋,从她的长时间的沉默中,随从将官欲感到一场恶战即将来临。梅大侠清 楚,敌众我寡,双方力量相差太大,不能正面硬冲,只能在运动战中寻找战 机。汪兵团的主力铁甲联军战败了李老的红军联队,整个过程在梅统帅的脑 海里被细细地梳理着,她敏锐地感觉到,一片轻轻的羽毛向她飘来,她迅速 地抓住了它,就是这样。“传令,前军 55主力军团,预备军66断后, 出发!”

汪司令的JJ 军团在接到命令后即刻开拔,向胡兵团的方向前进。在距离胡 方阵地70公里的地方,进入了梅侠姑主力55军团的包围圈。在梅军强大的火 力攻击下,JJ 军团被打得溃不成军,残余败兵沿来路奔逃,可是,没想到跑得 最快的兵将在自家的阵地前却停住了脚步。原来梅大侠的66军团,趁汪军城 中空虚,一举攻占了汪司令的大本营。

汪司令在亲兵卫队的保护下,侥幸逃脱。

夜深了,汪司令坐在山崖边上的一块巨石上,仰望着浩瀚的天空,静 静的像是一座雕塑。侍从小妹走来,为他披上了大衣。“天气凉了”,一个轻柔 温润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沉默了许久,汪司令长长地叹了口气,“唉,轻 敌了”。

(完)

云间联赛随笔

李新章

历时18周的2020第一届云间牌馆拖拉机联赛昨天晚上结束。我们来自风陵闲趣亭的闲趣队,打到一半时排名第二十名。下半程在李广龙队长“永不放弃”的精神鼓励下,我、李广龙和老将廖志林密切配合,最后连胜6局。

昨天最后一把在先被对手在打2上面压着打了11次,每次只求过小光。直到第十七盘情况才开始反转。下面是那把超级强牌(回放在此):我座F,来了5个王(2大3小),4个5包括2个草花主5。打大光。升3级。接着我做庄打8,最后一张副牌草花5扣底,惊险过关。另外一局关键对决是打8,因为底里有20分,所以情形更惊险,更关键。当时压力很大,一张牌也不能出错。这局牌的过关为最后的胜利垫定了基础(回放在此)。最后在有些队伍退赛的情况下我队夺得冠军🏆。这是继夺得大华府拖拉机大奖第一届、第六届冠军之后再一次夺冠🏆 都说牌如人生:坚持+努力就有希望成功!感谢开发团队和组委会的辛勤劳动。疫情期间,希望大家乐在云间!

TOP